TCL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魏雪: 不能只讲苦的一面,更要推动乡村教育去改善
  • 2016-12-29

  7月8日,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TCL公益基金会共同主办的第三届“TCL希望工程烛光奖”颁奖典礼在京举行。TCL公益基金会执行理事长魏雪、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杨春雷、奥鹏教育副总经理王冬冬等接受专访时表示,关注乡村教育,不能仅聚焦苦的一面,更要帮助老师和学校找到自己的发展道路,推动乡村教育去改善。

乡村教师面临严峻边缘化危机

  数据显示,2015年全国乡村学生数量近七千万,乡村教师总数约330万。对乡村教师来说,跨年级、跨学科教学现象十分普遍,工作累、责任重、待遇低、生活苦,已成为他们的标准写照。

  为改善乡村教师的生存状况,教育部等有关部门已出台了一系列政策。就在去年,国务院办公厅还印发《乡村教师支持计划(2015- 2020年)》,旨在推动建立“越往基层、越是艰苦,待遇越高”的激励机制。

  但乡村教师的的职业认同和稳定意愿,仍然面临着物质和精神上的双重挑战。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在调研中发现,许多乡村教师不仅工资低、生活条件差,还要忍受被人瞧不起的尴尬。杨春雷认为,乡村教师对薪资的要求其实不高,他们最希望获得的还是职业尊重与能力提升。在山西省石楼县考察时,当地老师问他,能不能去大城市的学校看看怎么教学。“一方面要给乡村教师‘真金白银’,一方面也要为他们提供学习培训交流的机会,让他们更好地提升能力。”杨春雷说。

  “教师的自豪感、荣誉感渐渐地淡化”,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公众推广部部长顾蒸蒸慨叹,常年驻扎在一线的乡村教师已经不像过去那样能赢得极大尊重,甚至被认为没能耐才留在乡村。“这些老师才是中国乡村教育的脊梁,但是他们正越来越陷入一种边缘的打工者的状态

通过烛光奖唤起更多社会关注

  在魏雪看来,乡村教师远未得到应有的关注。这成就了烛光奖设立的初衷:呼唤社会各界对乡村教师投入更多的关心与支持。截至目前,烛光奖已惠及1000名乡村教师,奖金总额达1200万元。

  魏雪认为这远远不够。“一个基金会的力量毕竟有限,不可能完成全部的任务。”对于烛光奖,她有着更深层的期许和愿景:结合基金会在精耕细作中探索出的成功经验,逐渐搭建起一个信息共享平台,使尽可能多的企业与公益力量能在这个平台上对接,为乡村教师提供支持。

  TCL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刘磊介绍,基金会每年都会和获奖老师进行深入沟通,了解并统计他们的需求,未来这些信息会逐步开放。“一个机构也许只能解决一个需求,如果有一万个、十万个需求,要有很多人参与

  探索似乎已初现成效,更多的力量正在加入:从去年开始,TCL公益基金会与奥鹏教育合作,为获奖教师提供线上培训课程。今年,基金会则携手世贸集团,为乡村地区的卫生院捐助医疗设备。

聚焦乡村教育的改善发展路径

  年年前往乡村学校一线调研,魏雪说,印象深刻的故事太多。“这么多乡村教师,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不同的。”与乡村教师的接触中,她曾屡次感动到落泪。

  但魏雪认为,对乡村教师的帮扶,决不能仅仅聚焦于他们的困苦与伤痛。“不能只讲苦的一面,更要推动乡村教育去改善,找到他们自己的发展空间、道路和模式,不断去摸索新的东西”魏雪说。

  为此,烛光奖的奖项从第二届起有所调整,除了奉献奖之外,又细分出创新奖、引领奖。后两者面向的奖励对象,是在教学方法和学校管理上作出创新、发展的乡村教师——用魏雪的话说,更多去关注他们为乡村教育带来了什么样的希望。

  奥鹏教育副总经理王冬冬介绍,乡村教师往往体现出重技能、轻理念,重模仿、少创新的特点,所以烛光奖培训课程的设置也注意通过多种形式,引导乡村教师的思想变革,促使他们有目的地去学习,从而带来教学行为和质量的改善。

  “开展了线上和线下的培训之后,确实影响到了教师的日常教学”,魏雪说,“通过项目后期的不断优化,看到了这些老师教学的转变,这是让我很欣慰的一点。”据了解,针对大量乡村教师需要面临的留守儿童教育问题,今年的培训中也配置了专门设计的课程。

引入金融工具探索公益新模式

  值得注意的是,在本届烛光奖颁奖典礼上,“烛光微贷”项目正式亮相。这是TCL公益基金会携手TCL金融,为烛光奖乡村教师提供的公益小额贷款帮扶项目,旨在解决乡村教师及其家人的重大疾病、生活重建、教育晋升等现实需求。

 “传统的公益模式下,如果捐赠人不捐了,或者捐款不够了,很有可能就断掉了公益支持。”刘磊介绍,对于TCL公益基金会来说,烛光微贷的发布也是一种对于公益新模式的探索“据我所知,以乡村教师以专门的资助对象,我们是唯一的。”

魏雪表示,做公益“不只是授人予鱼,更要授人予渔”。如果能用市场的方式、金融的工具来满足社会需求,其实会更可持续。一次性的奖金终归有限,希望老师可以通过微贷的形式来实现创新想法,遇到危难时也能借此应急并度过难关。

 “只有在他们的精神和物质生活这两个层面同时给到越来越多的帮助,这些教师才能逐渐地稳定下来。看到这些老一代坚守在一线的教师的环境得到不断改善,才会有更多的年轻教师愿意参与到这支队伍当中。”魏雪说。